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pyy2007的博客

品评音乐 西方古典音乐欣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克纳佩茨布施 -瓦格纳《齐格弗里德牧歌》维也纳爱乐  

2016-03-13 15:25:36|  分类: 管弦乐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克纳佩茨布施 -瓦格纳《齐格弗里德牧歌》维也纳爱乐 - 品评音乐 - ppyy2007的博客
 克纳佩茨布施

汉斯·克纳佩茨布施(Hans Knappertsbusch)1888年3月12日出生。著名的德国指挥家、瓦格纳作品的权威演绎者,他被誉为指挥界的凯撒。

     克纳佩茨布施在科隆的音乐学院学习,1912年他在那市立剧院任乐队长,这也是他音乐生涯的开始。在慕尼黑他任国家歌剧院指导,后因反对纳粹党而被停职。1938年他出任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指导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从1937年到1945年他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。

     二战后他居住在慕尼黑,经常到拜鲁伊特音乐节上献演。

     他的录音很少,代表性的录音有布鲁克纳的第五交响曲,瓦格纳的乐剧。

   克纳佩茨布施1965年10月25日死于慕尼黑,享年77岁。(转自网络



Richard Wagner: Siegfried Idyll Wiener Philharmoniker Hans Knappertsbusch Wiener Festwochen 1963


《齐格弗里德牧歌》瓦格纳为爱妻科西玛生日而写的。虽然这只有一部演出不到二十分钟的小作品,却属瓦格纳的名作之一,有的乐迷对它的喜欢甚至超过瓦格纳其他的皇皇巨作,因为这是瓦格纳少有的深情绵绵的温柔倾诉,它缘于瓦格纳晚年那不平常的爱情和婚姻。 

1870年8月,科西玛终于与彪罗解除了婚姻,并与瓦格纳正式结为夫妻。这时候,科西玛32岁,瓦格纳已经57岁了。经过长期的动荡不安,他们终于在瑞士卢塞恩市近郊的一幢楼房里安居下来。 

1870年12月24日的晚上,科西玛像往常一样睡了。也许前几年的日子过得太累了,近来她特别好睡。她睡得很沉很沉……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在迷迷糊糊中,科西玛渐渐苏醒了——不,她是在一阵优美的乐声中醒来的,小提琴深情的旋律,和着长笛、双簧管、单簧管,奏出一个个爱和幸福安宁的主题……

哪来的这么美妙而又熟悉的音乐?这时候天已亮了,科西玛下了床,拉开卧室的窗帘——啊!只见瓦格纳和15名乐队队员自上而下地站在楼梯上,瓦格纳正指挥着队员们一边演奏,一边面向科西玛微笑着——科西玛突然明白:今天是自己的生日,原来这是瓦格纳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!科西玛的泪水夺眶而出!

早餐后,瓦格纳又一次指挥乐队演奏了这一首曲子,正式拉开了隆重庆祝科西玛生日的序幕。这首曲子就叫《齐格弗里德牧歌》。多少年后,大指挥家托斯卡尼尼为此感叹道:当那天清晨科西玛在乐曲声中醒来时,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! 

【音乐鉴赏】

也许是胸中满溢亲情和初生儿带来的喜悦,也许是争斗与动荡之后难得的清净与安逸,这段委婉舒缓的乐曲显现出瓦格纳多变性格中少有的温柔与平和,这种情绪经过权威指挥和乐队的演绎自然也会带给听众同样的感受。

《齐格弗里德牧歌》很容易让人联想起《齐格弗里德》,《牧歌》里的若干动机几乎完全脱胎自这部大歌剧。《齐格弗里德牧歌》的第一主题缠绵悱恻,即《齐格弗里德》第三幕齐格弗里德与布伦希尔德在硝烟散尽之后山盟海誓时的“纯洁的爱情动机”。在这段旋律的上方,长笛娓娓吹奏的一段悠扬的主题,则是一个例外——这是《女武神》终场时布伦希尔德被贬为凡人后在下界山顶安详熟睡时的“睡眠动机”。长笛的演奏在这里被处理得好似一缕游丝,飘忽不定,若隐若现——瓦格纳似乎还在怀疑眼前所发生的一切——稍显突兀的爱情以及儿子的诞生,因这种复杂、幸福的心情而将两段神态迥异的旋律编排在一起,个中滋味难以言表。

《睡吧,宝贝》,这首德国民谣的旋律在《齐格弗里德牧歌》中被改头换面,成为该曲的副部主题,并与第一主题交织叠映,逐渐发展成一段舒缓浪漫的赞美诗。此时的瓦格纳应是沉浸在为人父的喜悦之中,谁没有过细腻的感情和温存的体验呢?幸福的时光在这位大师的生命中纵然罕见,我有种感觉,似乎德奥系尤其日耳曼作曲家笔下的摇篮曲更加富于诗情,优美、恬静,浪漫而有风度。

乐曲随后出现转折,几番过度和反复之后引入了《齐格弗里德》终场时齐格弗里德与布伦希尔德的“幸福的爱情动机”,这应是全曲的精髓所在了,用心倾听,你会发现这是瓦格纳发自内心的对爱情和美好生活的礼赞。爱情——摇篮曲——爱情,《齐格弗里德牧歌》全曲的脉络清晰可见。“幸福的爱情”和“纯洁的爱情”在此处相互交织再现后逐渐趋于平静,好像理智的回归。乐曲最终在“睡眠动机”里温柔和谐地结束,瓦格纳又回到现实中。

这就是瓦格纳的《齐格弗里德牧歌》,单簧管、双簧管、法国号等等在此间均有大篇幅的出彩表现。(详细见360doc:文:好思佳)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